明日金融的模样 罗申骏如何透过设计改变老牌大庆证券?

明日金融的模样 罗申骏如何透过设计改变老牌大庆证券?

罗申骏,台湾设计界的当家扛霸子。过去他的名字,总是和金马、金曲奖等光鲜亮丽的舞台连结。为什麽他要到一家企业文化保守的传统券商当品牌长?他想做些什麽?

大庆证券,是一家资深财经记者都可能遗忘的中型传统券商。

在全台湾的 13 间「号子」中,位於三重小北百货楼上的富顺分公司,是大庆证券旗下人气最旺的一间。想进场,还得先穿过堆满骑楼的卫生纸、电扇、捕蚊拍,再沿着空荡荡的楼梯走到三楼。

这一天,逼近收盘时间,台股大跌近 200 点,数位 60 岁上下的股民,正交头接耳、鼓噪着今日斩获。眼前跳动的指数、过高的柜台、一部部只存在老国片中的红色市话机,都像在为这里编年。

这家在金钱游戏里闯荡了 30 年的老券商,如梦初醒。为了打造明天的金融,一场翻天覆地的改变,由台湾顶尖设计人掌旗,正加速奔来。

他是 JL Design 创办人罗申骏,大庆证券第一任品牌长。

曾发起跨界网路节目《政问》,邀请各领域高手筹划讨论公共议题,四度担任金曲奖视觉统筹,去年更首次接下金马,罗申骏擅於跳脱产业的范畴,刻意用商业或异质性的大案,一次又一次探问台湾社会和文化议题,展现设计的无限可能。JL Design 负责统筹的 25 届金曲奖,改变了群众对大型典礼的想像,让设计进入主流殿堂。

「我常被同事念,每次都要碰这种国家兴亡的案子,」罗申骏有感,这两年,小至懒人包,大至台湾的文化符号,他看到市井小民也开始在乎设计、认同其影响力,代表交棒的时刻到了,「(设计)可能还是颠簸,但至少在轨道上,我更在乎下一件事情了。」

交棒与接棒,总是一体两面。今年三月以来,罗申骏几乎天天泡在大庆证券总部,走下绚烂的颁奖典礼舞台。在这里,他没有独立办公空间,栖身在老旧会议室的环形大桌,被业绩战报、诉求富贵吉祥的烫金标语围绕,每天七个会议起跳。

这场世代接棒的故事,值得从头好好说起。

在数位化的年代里,他们依然喜欢拿起电话跟营业员挂单。

危机中接手,20 亿买上柜金融业

成立於 1988 年的大庆证券,早期由庄隆庆三兄弟共同经营,知名度不及大型券商或金控,靠着撙节与殷实作风,30 年来依然赚进百亿。

2018 年初,庄隆庆因个人财务纠纷请辞董事长,透过人称「债券天后」的前富邦投信资深副总经理顾素华居中牵线,找来私募基金「亚洲价值资本」董事长黄谷涵,以每股 13.16 元、总金额近 21 亿元,公开收购大庆 51.02% 股权。

从此,庄家退居第二大股东。同年 11 月,黄谷涵出任大庆证券董事长。

接手大庆,黄谷涵最常遇到两个大哉问,「你是谁?」「你为什麽要买一家夕阳产业券商?」

过去,经纪手续费是券商重要的收入来源。整体市场规模 2011 年达 850 亿元,占 62.5%,受到交易电子化、大盘总成交值衰退影响,金额持续萎缩,2019 年仅剩 254 亿元。如何在既有业务外,发展自营商品,向上经营资产管理,攸关券商存亡。

日暮黄昏中,黄谷涵却看到发展「明天的金融」的霞光。

设计人 feat. 金融业 改变的起点在这里

没有富爸爸、退伍後第一份工作在元大证券,入行 22 年,黄谷涵服膺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的「价值投资法」。他靠投资致富,却惊觉多数人投资像是赌博,赔钱收场居多,「过去 20 年,我们的财富管理行业,到底是为台湾创造财富,还是 damage(折损)更多财富?」

黄谷涵认为,今日金融的难题,表层是产品绩效不佳,底层是金融知识不足,顶级的金融人才难培养,最终流於只服务有钱人。

但他也看到,透过科技和设计的力量,有机会扭转现状,让过去集中在少数人身上的金融知识,能友善、即时地传播,普及整个社会,创造长期利益。

正因如此,他找上罗申骏,且相信非他不可,「他是很有深度的设计人,我们做投资,就是要讲一个有深度的故事。」黄谷涵说。

以品牌长身分加入大庆,罗申骏主导的范围包含设计、空间体验、行销与内容部门,全是新设业务,他登高一呼,透过人脉挖角,快速组建了一批具外商、海外经验的优秀团队。

大庆进行中的三阶段改变,品牌部门介入甚深。

大庆证券董事长黄谷函(中)、品牌长罗申骏(左)、技术长沈育德(右)齐力打造明天的金融。

转型初期,大量开设读书会,专研《巴菲特传》、《国富论》、《智慧型股票投资人》等经典,办心得竞赛,有位协理拍了微电影,拿到十万元首奖。两天一夜的教育训练营,办在北埔的秘境「麻布山林」,两百多位员工参与,「这是我进大庆二十多年来,第一次教育训练。」大庆证券副总经理万富良说。

新政策多了,难免效率不彰。罗申骏推出内部的 podcast,找新、旧主管轮流与董事长对谈,并开放员工提问,从疫情下的治理,到新制服票选,他自许比拟金马规格,「90 分钟内容,再精修到 50 分,剪接师都快被我弄疯。」

品牌部门容易大手大脚,想让改变显而易见,「但我会缩到很後面,直到搞清楚员工对沟通有感的点,效益才能不断迭代上去。」罗申骏说,每场活动结束,他必定执行满意度调查,根据员工反馈调整,稳定军心。

改造营业空间时,他不求快速复制,反倒先挑了两间分公司局部修改,特意分派给两家室内设计事务所负责,多方激荡,一刀刀打磨现下金融与人的关系。

紧贴生活,从源头到末端都有设计的影子

来到大庆前,罗申骏很少接触理财商品,他形容像是看中医,充满知识落差,容易落入逐利,「体虚该吃什麽,体寒该吃什麽,似懂非懂,每一种药材又不会马上有效,就跟金融商品一样。」

他希望,未来大庆强化自营部门,不代销他人商品,推出的新产品不再是夸张的「龙腾、虎跃、高收益」,而是贴合人生各阶段需求,「『多一点的心安、岁月静好、橘子红了』,用这些话语沟通,因为我想谈的就是生活。」

万富良坦言,「一开始觉得矫情,一堆口号。」直到他见证转型成效,也信了「明天的金融能让社会更幸福、美好」的愿景,拉一票高阶干部,从源头的商品设计,到末端的奖金设计,带头向基层业务员说明。

修改流程、文案都只是起步,整体企业品牌大改版,预计落在 2021 年。

届时,罗申骏还想推出内容媒体,理财之外,兼顾社会、生活艺文、教育等主题,向下延伸客群至 40 岁,「明天的金融,我没有标准答案、轮廓也还不清楚,但大家一定会看到很不一样的金融业 image(形象)。」

当人们对钱有了想像力,是否就能在不同阶段,得到更多小自由?

金融是赋能的行业,必须附带在你人生的梦想之下,金融才会发挥效果。

呼朋引伴一起看盘、下单的 VIP 室氛围独特。

铁三角成形,打造 30 岁的新创公司

设计思维是一套方法论,看到问题、定义问题、解决问题,挑战既定金融法则。这场大跨度的创新,早在十年前就有迹可循。

当年,亚洲价值资本要做网站、招募人才,辗转找上 JL Design。接案很有个性的罗申骏,还专程飞到广东「面试」黄谷涵,呛了一句,「我是化妆师,不是魔术师,我必须了解你很深,才知道你值不值得我的时间。」

回忆往事,黄谷涵笑说,「找他做作品,除了很贵之外,其他没什麽可挑剔的。」成为好友後,罗申骏学到不少财报知识,JL Design 到中国设分公司,双方还在上海的法租界内,共享同一办公空间。

只是谁也没料到,十年业务关系水到渠成,命运之神再推了一把,深化为携手打拼的事业夥伴。

同时,罗申骏也引荐毕业於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、开发出「WhatsTheNumber」查号 App 的沈育德加入大庆,以科技的力量,主导金融产品创新。

等到那一天,我们真把这麽高度监管的行业、封闭的公司都转型成功,上一代应该更有信心,跟不同世代的人合作。

罗申骏说,世代这题目始终还是他内心的企盼。

350 位员工、50 亿市值的大庆,提供了变革极好的可能。三位六年级中坚,前半生各拥不同创业际遇,如今决定背靠背,把每天都活成创业的第一天。万里归来年愈少,此心安处便是吾乡。明天的金融何在?答案只能从此刻寻找。

对罗申骏来说,一个新的开端正在路上。

罗申骏,JL Design 创办人,曾任世界前三大特效公司 Digital Domain 数字王国大中华区总经理,自 2020 年担任大庆证券品牌长,正运用设计力创造社会与金融的新对话方式,致力於开拓创意产业内容手法操作、不同规模营运,是华人世界少数兼具创意与大型管理经验的设计师与企业家。

科技生活家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