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tflix 纪录片部门又放大招:八位世界上最杰出的设计师分享他们的秘密(上)

Netflix 纪录片部门又放大招:八位世界上最杰出的设计师分享他们的秘密(上)

很多人对设计行业有误解,比如认为 logo 设计就是一个简单的图形或是几个字母拼一拼,设计草图总带着些随性而为的意味;很多人也对设计师有偏见,觉得这是一个起床很晚,喝着咖啡,只要等待着天赋的灵感爆发或是在 deadline 之前熬个夜,就可以获得丰厚收入的轻松职业。

Netflix 纪录片部门最近又放了个大招,由《Wired》杂志前主编 Scott Dadich 担任制片,与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导演 Morgan Neville 联手合作,打造了新一季 Netflix 原创影片:《Abstract: The Art of Design 》——邀请世界上最杰出的设计师展示他们的生活和设计的秘密。

Their work, is our world.

《Abstract: The Art of Design》官方预告片

《Abstract》希望通过记录顶级设计师真实的日常,讲述我们所熟悉的日常事物背後鲜为人知的信息、思考和努力。「如果成功的话,还能用这些故事启发观众在自己的生活中,发现更多可能性和未来。」制片人 Scott Dadich 说。

与之前大热的 Netflix 美食纪录片《Chef’s Table》(主厨的餐桌)一样,《Abstract》也采用了「一集一位大咖」的模式,第一季短短八集就「集齐」了漫画、平面、建筑、舞台、汽车、鞋履、摄影、室内这些设计门类里最杰出的艺术家。

而与普通关於设计的纪录片不同,《Abstract》本身也是充满创造力的,导演按照每个设计师的个性和工作特殊性,定制每一集的拍摄方式。

比如第一集中,为了表现艺术家 Christoph Niemann 作画时内心的纠结和挣扎,导演用艺术家本人的插画元素——一个动画小人徘徊在周围与艺术家互动;又比如,平面设计师 Paula Scher 说到自己作画时爱「听」经典电影,与它们「对话」时,导演用分屏,令她与电影中的演员「隔空对话」。

《Abstract》不加批判评论,也不加仰慕崇拜,而是以「平视」的角度,节奏快速而有趣地纪录了设计师们日常工作生活的真实细节。

通过这种方式,我们终於知道了:啊,原来设计大师也不是时刻灵感满满,原来他们也都会与 deadline 和客户纠缠,原来他们工作时也会有糟糕粗暴的脾气,原来他们做得太好时还会疑神疑鬼!

🎨
第一集:德国插画师 Christoph Niemann

他为《New Yorker》杂志创作过 20 多张封面

第一集的主人公是德国插画师 Christoph Niemann。这一集的片头用插画的形式,从一个在现实中骑着车的「草稿人」,到一段色彩饱和、集结了 Niemann 许多为人熟知的作品的动画——毕竟这个插画师光是为《New Yorker》杂志就创作过 20 多张封面了✨

影片按照 Christoph Niemann 的工作时间顺序记录。他在影片开头的一段自述,打破了我们对设计职业的大部分想像,也道出了设计师不为人知的「苦楚」:「我是个控制狂,我总喜欢为作品设想出条条杠杠— —可是艺术并不是这样创作产生的。创作有点像是一个特别痛苦的认知过程,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盯着一张白纸 ——而我必须坚信会有灵光乍现的那一刻到来。」

Each idea requires a very specific
amount of information.

在进入学校,师从 Heinz Edelmann(着名插画家,Beatles 的动画电影《Yellow Submarine》就出自他之手)。之前,他在无数次尝试、收到老师无数个「NO」之後,逐渐开始明白,很多东西不是关於一条线和一个点的,不管最终是细节丰富的写实风格,还是像素化的抽像风格,每一个想法的背後,都需要很明确的信息量支撑。

他的插画总是顽皮而明朗,在只可意会的抽象和可以言说的写实间寻找幽默的平衡,游刃有余。纪录片中,他也用 Abstract-o-Meter「红心尺」,来解释自己是如何把握之间的尺度的。

他的画总是巧妙地运用着一些观众已经知道的信息,把我们特别熟悉的场景变得完全不同,新颖但真实。

「比起凭空建立的说话方式,建立在文化和共同的经历上的内容会有趣的多,因为它们不需要破译。」他说:「将画前观众的生活经验和画背後作者的生活经验汇流到一起,让这些图案自动变成触发机关。」

「但是观众总是在变化,我也总是在变化。」控制慾满格的 Christoph Niemann 很不喜欢这种不可控的感觉,但他也知道,这样的感觉有时候的确又能打开一扇门——毕竟,有些灵感只能在放松的心情下、没有任务、没有 deadline 的情况下出现。

正是因为这样的自觉,他开始了自己的 Instagram 项目「周末小练笔」(Sunday Sketches),尝试与「不可控」却「充满自由」的矛盾感和平相处,令自己在拥有清晰的自我意识和控制力的同时,还能拥有自由的精神。

Inspiration is for amateurs.

「虽然只剩半小时的时候也蛮可怕的。」经常赶着 deadline 干活的他,坦言自己有点喜欢这种千钧一发的感觉。Niemann 说,其实以设计为职业的人们其实和上班族一样,只是早上(或晚上)去上班,他们并不能坐等灵感爆发,而是只能坐下来,对着纸笔或是电脑,开始工作,然後接受工作的结果:可能会有好作品产生,也可能没有。

「真正重要的是你要让作品有机会出现,为此你需要坐下来画画,认真做每一个决定然後等待好结果的诞生。」Christoph Niemann 说。

影片还详细的「跟踪」了 Christoph Niemann 第 22 次为《New Yorker》创作封面的过程。而这一次,他为自己设定的挑战是同步制作一个虚拟现实的封面。

除了杂志正反面的「小把戏」之外,他希望用平板电脑靠近这一期纽约客,就可以看到一个「城市扩张」的动画,这些动态图层需要在每个方向都 360 度全面考虑— —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创作。完成之後的成就感,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。

It never becomes easy.

与那些有过的「灵感降临的幸福时刻」相比,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无法复制那样闪闪发光的想法,或是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实现想法,对一个顶级插画师来说也是很痛苦的——但他们的不同也许就在於,在发现这些恐惧只会影响工作之後,他们执着地用不断的练习和实践,去让自己变的更好。

「必须不停不停地,穷尽一生磨练技能,去更好地抓住这个世界,放进画里,传递出去。」在影片结束的时候,他这样说着离开了夜晚的工作室,而他也一直这样做着。

 

文章出处/ Voicer
图片来源/ 各品牌、设计师

诚挚邀请你成为好朋友–>

  

 

 

 

币安怎么在手机上注册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